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胜负与艺术——我的围棋之路(藤泽秀行/文)

[复制链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谷道场

    再往前说说吧。我常去平冢的木谷老师家。木谷门下的岩田达
明君(现在九段)、赵南哲君(韩国棋院,现在九段)和我从院生
时代就是朋友。我和他们常在一起下棋。

    大概是1932年,木谷老师对我说,一个月有一次研究会,问我
来不来。直到现在还在持续着的木谷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有时
我就住在那儿,有时就陪老师去旅行。也曾受到木谷美春夫人的不
少照顾。

    美春夫人说,“藤泽先生常来我家,辅导弟子们学习。我常对
弟子们说,要像藤泽先生那样努力学习,增长棋力。”

    大平修三君说,“当时的藤泽秀行先生真潇洒,是我们弟子的
理想人物。突然就来了,让我和筒井胜美君(现在四段)四子,把
我们收拾一顿,突然就又走了。我当时想,世上真有厉害的人啊!
从那时起,我就很尊敬秀行先生。”

    我还厚着脸皮请求过木谷先生,“教我一盘棋吧。”前边儿说
过,我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因此很想知道和一流的老师能够下到什
么程度。老师很高兴地答应了我。那盘棋没有下完,棋谱现在还保
存着,下得相当不错。这证明青年秀行的棋一点儿一点儿地长起来
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棋手和战争

    但是到了1945年,就谈不上下棋了。三月,除了我和上高中的
弟弟旭,全家都疏散到母亲娘家的所在地千叶的木更津去了。路上
父亲全凭母亲背着。

    五月,位于赤坂溜池的日本棋院也被烧毁,对局只得中止了。

    以后,在横滨大空袭中,我家的房子也化为灰烬。那天的事情
我还清楚地记得。一早,B29 轰炸机成群结队出现在横滨上空,狂
轰滥炸了两个多小时。开始,我躲在防空壕里,后来发现人们都逃
出了防空壕,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弟弟也不知到哪儿去了。从防空
壕里逃出来的时候,被幸而没有爆炸的燃烧弹擦伤了手,现在手上
还有伤痕。逃得太晚了,周围一片火海。我沿着铁路跑,总算没被
烧死。第二天和弟弟在附近的小学见了面。母亲前来探望我们,让
我和弟弟到木更津去,自己整理了我家的废墟,才回到木更津来。

    九月,父亲重五郎因衰老去世了。他常说,“战争不结束,我
是不会死的。”那年他九十岁,可谓长寿了。葬仪之后,我在墓前
聚精会神地为他朗诵了般若心经。

    在木更竟借了不到一千平方米的土地,生活总算维持了下来。
横滨的房地产也变卖了,虽然不值几个钱,但也算解决了眼前的困
难。

    当时,谁都很困难。听说后来本因坊九连霸的高川格先生也在
黑市上卖过鱿鱼干儿。并不过,我们还算是幸福的,虽然饿着肚子,
却没有扔掉围棋。比起应征到外地、吃尽了苦头才回来的「木尾」
和为君、曲励起君他们,我们要轻松得多。还有些伙伴因战乱离开
棋坛,终于没有再回来。前面提到的铃木圭三君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日本棋院被烧毁,棋赛也中止了。我无事可干,成了架儿
上的鸭子。战后一时没有了段位赛,我就在木更津一边儿学着干农
活,一边儿等着比赛重新开始。

    值得纪念的是,就是在这种状况之下,本因坊战仍然在继续着。
1945年的第三期本因坊战是桥本宇太郎本因坊对挑战者岩本薰七段。
其中第二局就是有名的“原子弹下的对局”。原定在广岛市内举办
的对局因警察的劝告移到了郊外,这样,有关人士才幸免于难。

    棋坛的复兴出乎意料地快,1946年春天段位赛就恢复了。有的
人以复员军人的形象出现,有的人背着背包从疏散地赶来,全部棋
手的将近百分之九十、即四十名棋手参加了战后第一次段位赛。谁
都渴望着对局。对局场所不断地变换,就像吉普赛人的生活,而位
于高轮的围棋会馆是在1948年春天才有的。关于我当时的情况,《
棋道》(1947年 4月号)上有如下一段趣话:

    “战后的混乱时期是没人不梦想着做买卖的掮客时代,连棋手
也无法下棋了。我们的天才藤泽秀行四段也被卷进了做生意的漩涡,
不,应该说顺应了时代的潮流。政说,生活不安定,学习也没有效
果,于是毅然投身于做生意的潮流之中。有时,他突然出现在棋手
中间,“谁认识想买汽油的人?”“多少钱?”“一千桶三百万左
右。”“....”“我这儿有被子。”“我买一条。”“一条?不行!
要买的话,一万条一快儿买。”“....”“有人想买牛,有没有人
想卖牛?”“他人在哪儿?”“千叶县。”“就是有牛也不好运呀!”
“没关系,我拉着去!”“....”

    就是这样,他似乎学到了不少掮客的技术,但是没见他赚到什
么钱。不过,他如果成功了,也许我们就见不到现在这位势如破竹
的棋手了。大概是老天太爱惜他的才能,才没有让他赚到过钱吧。”

    因为吃不上饭,我干了各种各样的事儿,这是事实。但是在我
的记忆上,我从没赚到过钱。到底是棋手的生意经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围棋新社事件

    1947年 5月发生了围棋新社事件。前田陈尔七段、坂田荣男七
段、「木尾」原武雄五段、山部俊郎四段、桑原宗久三段、盐入逸
造二段、儿玉国男二段、石毛嘉久夫二段等八个人脱离了日本棋院,
成立了围棋新社。

    其表面的理由是,针对日本棋院的现状提出的改革方案没有被
棋院的上层领导采纳。确实,年轻棋手积怨已久。处在那个时代,
单靠围棋是无法生活的。这还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没有长远的计划,
这却是无法让人忍耐的事情。

    我也被当做了改革派,因此也受到过加入围棋新社的规劝。山
部君级曾抱着极大的热情劝诱过我。但是,这件事情是我不能同意
的。假如我也离开了日本棋院,有希望的年轻棋手差不多就都走了。
日本棋院培养了我,我怎么能走呢?我对山部君说,“不管围棋新
社的宗旨如何,我要留在日本棋院,为改革做贡献。我们来共勉吧!”
这样,我和山部君分了手。我相信我的判断没有错。

    怀着极大的抱负独立出来的围棋新社很快就无路可走了。无奈
人少,努力也无济于事。作为挽救的最后手段,读卖新闻策划了坂
田七段以先相先的优惠条件,向当时最强,并且最有名气的吴清源
八段挑战的棋战。三局棋以吴先生三连胜告终。如果坂田先生能赢
的话,围棋新社的士气高涨,也许还能坚持一阵子。「木尾」原先
生以执先并倒贴子的优惠条件也向吴先生进行了挑战,也败下阵来。
也许是因为败阵才使「木尾」原先生觉悟起来,不久,他一个人又
回到了日本棋院。其他七个人是在1949年春天回到日本棋院的。为
了他们的复归,木谷老师和藤泽库之助先生尽了极大的努力。

    原来都是伙伴,因此我们之间什么隔阂也没有。围棋新社事件
使得购置新的围棋会馆实现得更快了,也使得日本棋院渐渐地完备
起来了,可说是坏事变成了好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行围棋报

    在高轮设置了日本棋院会馆的1948年年初,我从疏散地搬到了
西荻洼的公寓。因为不能只靠棋赛维持生活,只好教棋。马上,我
就挂出了围棋教学的小招牌,每星期日把公寓当做教室指导爱好者
下棋。第一个星期日没来一个学生,真够扫兴。但是第二回一下子
来了十来个人,弄得我穷于应付。大概是战后的混乱得到了平息,
想要学棋的人也多起来了吧。因为学生太多了,围棋教学两个月就
中止了。后来,因为有人坚决要求继续跟我学棋,我便以五六个人
为对象,用上门教棋的办法把教学持续了下来。

    那时,在我的学生之中有东京大学经济系的学生横井利彦君(
后来是丸万股票公司的经理),到现在已经有四十多年了,我和他
的亲密交往一直没有中断。横井利彦君曾写道:

    “我以为我们之间只是围棋上的师生关系,可有一天,藤泽老
师突然来到了我的公寓,说想要学习学习。当时,我正处在以书橱
里排列着难读的著作为荣的年龄。他想从书橱里找出一本有意思的
书来,结果把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借走了。过了几天,他来还
书,我问,“怎么样?懂了吗?”他的回答很独特,“不知道懂了
没有,反正从头读到了尾。”

    历史书、哲学书,只要是身边儿有的,都一本本儿拿去看。在
求知欲、探求欲上,我简直不是对手。他还读了《资本论》,把我
吓了一跳。”

    虽然是一知半解,但确是学习过。我坚持认为,要想开拓棋艺,
必需开拓心胸。为此,我必须在与围棋无缘的世界中学习。现在,
我仍然这么认为。我还跟横井君的朋友用围棋和英语交换教学的方
法学过英语。

    和横井君认识了半年,我们不约而同地谈起了办围棋报的事情。
当时高川先生办了《围棋报》,给了我们很大影响。

    虽然受到了周围的许多反对,但是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有人
肯无偿提供事务所,通过介绍还认识了肯帮助解决难于入手的纸张
问题的人。我和横井君一个人五万解决了眼前的资金问题。这笔钱
是我卖了父亲留下来的棋盘棋子才张罗到的。

    1948年 9月,月刊《围棋研究》终于创刊了。四页的小报,定
价十日元。我任责任编辑,横井君是编辑兼发行人。岛村利博六段
(现名俊广,九段)的贺信写得很妙,“如果藤泽秀行能赚钱,日
本就不再有穷人了,那该多幸福啊!”看来,生财有望。

    横井君后来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没有经过周密的安排,
特别是根本没考虑到怎么卖出去。”

    确实没卖出去。期待中的广告收入没拿到,最要命的是连纸张
也成了问题。结果只出了两期就不得不停止了。常说的“三期杂志”
是指那种短命杂志,而我们连第三期也没出成。不过这也是棋手和
学者的生意经的必然结果。

    但是在内容上,即使现在看来也不坏。原稿是两个人写的,横
井君的评论很出色,用假名代替围棋术语以及深奥的汉字也是横井
君的功劳。例如把“征”写作シチヨゥ,把“开”写作ヒラキ。后
来,其他报刊杂志也都用了这种方法。完全可以骄傲地把《围棋研
究》看作围棋报刊杂志的先驱,只不过超过时代太远了。

    办报是失败了,但是写棋书却赚了一大笔。一册一百日元的技
术书,一共卖了一万册。用十万日元的稿费作本钱,在阿佐谷买了
三百三十平方米的土地,盖了房子。记得那时三。三平方米才一千
八百五十日元。

    不能总是把母亲和弟弟妹妹放在木更津呀。为此,想尽快有个
自己的家。所以新家建成的时候,我高兴极了。

    新家建成后不久,我就结婚了。1950年秋天,亲戚们聚集在新
家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宴会。那时的家庭有妻子元子、母亲、弟弟、
妹妹,共五口人。

    成立了家庭、娶了妻子,但是我还是不安心,爱赌的习性又抬
头了。那时虽然在围棋上下了比别人多一倍的工夫,但是出入自行
车赛场也是从那时开始的。因为总是从棋院预支工资,便有了一个
“借钱大王”的绰号。我几乎没有往家里带回过钱去,当然,我妻
子也从来没有轻松过。

    当时的《棋道》(1952年 7月号)写道:

    “前一阵儿还穿着藏青白花和服,像个孩子一样,不知什么时
候一下子变成了堂堂男子汉。建立了家庭,生了孩子,顺利地升到
了七段,怀着兼任不拔的取胜心和逼人的果敢,面对对手勇气十足,
毫不畏缩。因为他在赛车上输了不少钱,我就说,“输多了可是要
影响下棋呀!”他马上率直地回答道:“那可不一定。”他这么一
说,我反倒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了。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说起自行
车赛,有一天早上下大雪,他一点儿不在意就去了赛车场。坐在公
共汽车上,他大声问道,“司机,今天有赛车吧?”弄得满车乘客
都大笑起来。这么大的雪,怎么可能有赛车呢?(....)藤泽这家
伙,不管对手是吴清源,还是桥本或木谷,他都不在乎。就像河童
头上顶着水,满不在乎。”

    (译注:河童指日本传说中的妖怪,水陆两栖,形如儿童,嘴
    尖,全身发青,有鳞,头顶凹陷,盛有水。)

    执笔者是日本棋院的总编辑、以观战记者闻名的宇崎玄玄子先
生。把「木尾」原、山部和我命名为“战后三杰”的是他,说我是
“异常感觉”的恐怕也是他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好达治老师

    五十年代初的一天,看完自行车赛回来,在新桥偶然遇到了熟
人三好达治老师。我常看三好老师的诗,老师喜欢围棋,不一会儿
就情投意合起来。他请我到鸟森的酒馆儿去喝酒。这已是过去很久
的事情了。现在写出来而没什么关系。酒席上,我们争论起来。引
起争论的是陶渊明题为“饮酒”诗的一节。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  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  欲辨已忘言

    我正在用日语吟咏这首诗,老师说,“不对!应该是,而有车
马喧。”尽管他是日本有名的大诗人,但在这一点上,我是不能苟
同的。我认为不念成“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前后文就不通
了。但是老师坚决不同意。后来我们吵了起来。记不得是怎么收场
了,在电车上他突然亲了我一口,“藤泽君,我可喜欢上你了!”
把我吓了一跳。

    我是从十几岁开始念中国古诗的,因为这次争论,我更喜欢中
国古诗了。三好老师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这些事情,现在我还常
常回忆起来。

    我最喜欢陶渊明。我喜欢他的诗读起来琅琅上口,最典型的就
是从“归去来兮”开始的《归去来辞》。我也喜欢李白。李白写酒
的诗极多。后来我那么能喝,没准儿是受李白的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1950年前后和吴清源

    至此,我很少谈到我的围棋,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确实,1950
年前后的我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虽然被称为“战后三杰”,
并参加了临时的棋战,但和现在的有名棋手是不一样的。

    当时的正式棋战只有春秋两季的段位赛和本因坊战。段位赛还
算顺利,但是怎么也进不了本因坊战。现在,棋战有十多个,有点
儿实力,立刻就被捧出了名,成了明星,但那时可不一样。

    那时,第一位是吴清源先生。他在1941年和木谷老师下了十局
棋,名符其实地把木谷老师降为先相先,成为最强者,并且战后吴
先生也是遥遥领先。下面记载的是吴先生战后的十局棋。(时间是
每次十局棋终了的年代)

    1) 1938年  和桥本宇太郎的十局棋
        第八局把对手降为先相先。六胜三败一持棋(持棋作和)

    2) 1949年  和岩本薰的十局棋
        第六局把对手降为先相先。七胜二败一持棋

    3) 1951年  和桥本宇太郎的十局棋(先相先)
        五胜三败二持棋

    4) 1952年  和藤泽库之助的十局棋
        第九局把对手降为先相先。七胜二败一持棋

    5) 1953年  和藤泽库之助的十局棋(先相先)
        第六局把对手降为让先。五胜一败后中止

    6) 1954年  和坂田荣男的十局棋(先相先)
        第八局把对手降为让先。六胜二败后中止

    7) 1956年  和高川格的十局棋
        第八局把对手降为先相先。六胜四败

    吴先生的成绩无可挑剔。十局棋这种比赛制度非常严厉、残酷,
那是现在的锦标赛比赛方式所无法比拟的。就像以前的剑客一个对
一个用真刀真枪比武一样。吴先生把所有的棋手都降到了先相先或
让先的地步,可以说是实力超群。

    最残酷的例子是与藤泽库之助先生的十局棋。根据段位赛制度,
库之助先生在1949年成为第一位九段棋手。第二年,吴先生也升为
九段。吴先生不属于日本棋院,也不参加段位赛,是为了表彰他的
成绩,以推荐的方式授予他九段的。这样,在围棋史上就有了两位
最初的九段。这下子成了问题。那时并不像现在这样,扔块石头就
能砸着个九段,而是还和秀哉名人以前一样,普遍认为“九段就是
名人”。名人怎么能有两个呢?两个九段应该势不两立,应该决一
雌雄。

    但是库之助先生和日本棋院与吴清源先生所属的读卖报社又处
于对立状态,因此两个人的决斗一直无法实现。读卖新闻上登载的
通告也是造成对立的原因之一:

    “围棋爱好者们所期待的吴氏与藤泽库之助九段的对局,尽管
吴氏随时准备应战,但是因为藤泽九段根本没有出场的想法,所以
不能实现。并且升段以后的藤泽九段一蹶不振....”

    写成这样,谁不生气呢?库之助先生在《棋道》杂志对读卖的
无礼行为进行了反击,“不用说十局棋,就是二十局、三十局我也
没问题。”接下来是“到底谁无礼?”“无礼者,读卖也!”这样
的互相揭短儿,事情弄得越来越复杂。最终,双方总算达到和解,
开始了全民注目的十局棋。

    库之助先生输了。虽然每一局都进行了激烈的角逐,但是他还
是没能避免过火的着法和臭棋。藤泽家族怎么也免不了轻率的毛病。

    代表日本棋院出战,却被降为先相先的库之助先生处于破釜沉
舟的境地。他再次从先相先出发向吴先生挑战,又再次失败,于是,
不得不离开了日本棋院。对于库之助先生来说,这是过于残酷的十
局棋。那时他改名朋斋,一直等到1959年才又复归日本棋院。

    我那时干了些什么呢?虽然机会不是完全没有,但从结果看,
我还是袖手旁观了吴先生独霸棋坛。1949年举办了“吴与新人擂台
赛”,从五段中选出了杉内雅男先生、小泉重郎先生(第二年死于
结核病)和我,执黑向吴先生挑战。杉内先生赢了,而我却惨败。
1954年举办了“吴九段对日本棋院最强七段战”,我仍不是对手。

    也许是我吹牛,我那时觉得,如果自己把握住不出问题,即使
是吴先生,对付我也不那么容易。只要学习,下次遇到吴先生,一
定能赢。1961-1962年,在第一期名人战上,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有和我一样的气概。

    应该也谈谈1950年关西棋院独立的事情。但是与记述围棋新社
情况有所不同,因为我对事情的内幕一无所知。我只知道一部分强
硬派因为不满意日本棋院的管理,脱离了出来。因此我没什么资格
谈论这件事事情。不过,对于下棋的来说,东(日本棋院)西(关
西棋院)是不分的。从那个时候,我与关西棋院的棋手之间就丝毫
没有隔阂。和洼内秀知先生的来往在那以前就开始了,宫本直毅君
把我当做哥哥一样看待。我在大阪的研究会有很多关西棋院的年轻
棋手前来参加,后边儿将要谈到的秀行军团,也有不少关西棋院的
人。已经不是说“东”道“西”的时代了。我认为早晚有一天两家
会统一起来。

    吴先生是无形的独占鳌头,还有高川先生的本因坊九连霸也是
一个伟大的业绩。虽然每一次的预测都是高川先生不利,但他还是
依次战胜了桥本宇太郎、木谷实、杉内雅男、岛村利博(连续两年)、
藤泽朋斋、杉内雅男、木谷实,创造了足以和吴先生媲美的纪录。
第九期本因坊战,我登上了擂台,详情让给下一章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5: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从名人到棋圣

                    “我们的时代到来啦”

    1950年前后,战后的混乱得到平息,人们开始有了娱乐的要求。
从那时起,围棋开始正式登上了不断扩大版面的各报。于是,不再
是作为爱好的或临时的棋战,而是永久的、锦标赛式的棋战一个个
地诞生了。主要棋战按时间顺序揭示如下:

    1953年  王座战(日本经济新闻)
    1953年  日本棋院锦标赛(中部日本新闻)
    1955年  最高位决定战(朝日新闻)
    1956年  快棋名人战(产经时事新闻)
    1956年  围棋锦标赛(东京新闻)
    1956年  日本最强决定战(读卖新闻)
    1957年  首相杯争夺战(共同通信)
    1958年  日本棋院第一位决定战(地方新闻联盟)

    随着棋战增加,我开始展露头角。在五段以上七段以下的年轻
棋手、中坚分子争夺的首相杯赛(1981年终止)上,我战胜大平修
三君取得了第一期的优胜。回过手来,在第一期日本棋院第一位决
定战上,又以二比零战胜了宫下秀洋先生,取得了优胜。请看「谱
二」对宫下先生的一战。

    「谱二」上数字挤得满满的,看起来很费劲,但因为是很有意
思的一盘棋,有兴趣的话,不妨在棋盘上摆一摆。如果可以在一小
时以内摆完,那就是不错的业余有段者。这盘棋自己是不是能在三
十分钟以内摆完,连我自己也没有自信。

    从少年时代被评论为抡棍子的棋风脱颍而出,独自的序盘感觉
开始渐渐地显露出来。白20并不是走错了定式。白24碰,感觉很好。
就是现在的我也会这么走。在上边得到了好棋形,再控制住左边、
左下、下边,就保住了优势,但白 112有点儿太随便了。白 136也
应酬不当,后半盘局势变得扑朔迷离。总算保住了胜势,除了幸运
之外,大概归功于真的长了棋力。

    胜了宫下先生,我好像说了一句,“快到我们的时代了”。记
不清楚了,也许说的是类似的话。宫下先生属牛,比我大一轮。也
许是因为属相一样吧,从我小的时候,他就很喜欢我。通宵达旦喝
酒的事是常有的。安永一先生也属牛,大我两轮。大我三轮的是濑
越宪作先生。他们都是照顾过我的老前辈。

    由于第一位决定战的优胜,得到了初步的承认。稍后,又终于
获得了盼望已久的大头衔,舞台是从1959年末到1960年正月举行的
第五期最高位决定战。循环赛以六胜二败领先,接着决胜五局向坂
田先生挑战。与坂田先生绝对有利的预期相反,我以三胜一败获胜。
当时的坂田先生是最高位、最强位、日本棋院锦标赛、NHK 杯的四
冠王,与吴、木谷、高川先生一起被称为四横纲。对我的评价顶多
是关胁。我这一胜,世间哗然。当时,我倒不是觉得自己能胜,只
是不肯轻易就认输罢了。我和任何人下棋,都是这种精神。

    (译注:横纲,相扑的力士最高位;关胁,相扑力士中的级别,
    在大关之下,小结之上。)

    下完这最后一局,和亲近的棋手们举起祝酒杯的时候,才感到
真的战胜了当代第一的坂田先生。我入段的时候,大我五岁的坂田
先生已经四段了,在段位赛上根本遇不上。拼命追赶,升了段,坂
田先生同样也向前迈进。所以,到争夺最高位为止,我俩几乎没有
正式对过局。战胜了坂田先生,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真切感到
终于得到承认,可以和坂田先生一比高下了。

    报导说,我像战胜宫下先生时一样说,“我们的时代终于到来
了。”这恐怕是新闻工作者的创造。一次胜利,根本动摇不了坂田
先生的地位。坂田先生这堵墙决不是一般的厚。

    田冈敬一先生在以“浑身弱点的大人物”为题的文章中写道:

    “我问秀行先生,就任最高位后,心情怎么样?他回答说,“
没什么变化。要说有什么高兴事儿,那就是收入增加了。”这种话
听起来有点儿假模假式,但出自秀行先生的口,可以不打折扣。因
为这个人是有什么说什么。实话说,秀行先生向坂田最高位挑战时,
就是以二比一领先的时候,我也没预想到他能胜利。其原因,一方
面是因为迷信坂田九段的精明高强,另一方面,毫不掩饰自己弱点
的秀行先生就是在围棋方面,也根本不会摆出强有力的姿态,那么
像我这样的外行,就看不出他强在哪里。谈到这一点,他说,“坂
田先生的棋艺虽然占优势,但是胜负却是另一回事。运气好的人胜。
我当时运气好,仅此而已。”这些话在某些人那里只是肤浅的外交
辞令,但是在秀行先生那里,却是真心话。(《棋道》1960年 3月
号)”

    只有从孩童时代就了解我的田冈先生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6: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创设名人战而奔走

    大约从1952年开始,我对日本棋院的经营产生了兴趣,受到大
家的推举,担任了理事。在1960年改选的时候,我又被选为负责涉
外的首席理事。

    我的任务只有一个,即改善棋院的财政状况。棋院的收入来源
以段位证书费、书籍的营业额,还有与报社的契约金为主。书籍的
营业额微不足道,段位证书费还算能解决些问题。关键问题是与报
社的契约金。棋手的人数在急速增加,日本棋院的组织也庞大起来,
可是契约金却没长多少。怎么办呢?当时我认为,只有一个办法,
即创设引人注目的棋战:名人战。去找从我少年时代就一直照顾着
我的、曾负责涉外工作的理事村岛谊纪老师商量,他完全赞成我的
想法。他说,“我也努力过,但是没成功。藤泽君大概没问题。”

    事情必须秘密进行,被人知道了的话,没准儿谁就会插进一杠
子来。我首先与朝日报社联系。这样做是有其道理的。因为七八年
前朝日曾有过主办名人战的计划,但没有成功,并且朝日是决定升
段的段位赛和它的延续--最高位战的主办单位。

    获得最高位之后,就着答谢的机会,我在拜访朝日报社的时候,
对当时的专务信夫韩一郎说:“朝日不打算举办名人战吗?”由于
报社之间的对立和过去的挫折,信夫先生说:“哪儿有可能呢?”
他用的虽是否定的语调,我却觉得他内心期待着名人战的诞生,也
会支付巨额的契约金。后来,我又见了信夫先生两三次,事情渐渐
有了眉目。

    正在这时,我成了本因坊战的挑战者,名人战的交涉只好暂时
放一下。但这次本因坊战只给我留下了痛苦的回忆。

    当时,我并不是不知道在本因坊战上屡屡防卫成功的高川先生
的力量。但我想,我能够战胜坂田先生,就一定能战胜高川先生。
我信心十足地登上了七局决胜负的战场。头三局两胜一败,我领先。
后来却太不应该,第四局的一着大臭棋使我情绪急落,结果反胜为
败,接着第五局、第六局连败。我的气焰被彻底扑灭了。

    这里请大家看看第四局里改变了胜负走向的一着臭棋。这就是
有名的“瞎劫事件”。「谱三」(注:见本主页藤泽先生对局集)
的黑 1提劫的时候,高川先生用白 2刺来制造劫材。我便条件反射
似的应了黑 3,并且马上就发现,白 2不是劫材,就是说黑 3根本
没有应的必要,把劫粘上,这盘棋就算下完了。多么轻率啊!

    “高川先生,这不是劫材呀!”

    “啊,是吗?”

    好像有过这么一段对话。就是走出了黑 3这着臭棋,我的棋毫
无疑问还是优势,但是情绪一落千仗,棋也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

    什么都可以说成是输棋的理由,不过,确实是有令人不快的事
情。开始打劫的时候,对局室里挤满了当地的爱好者。这倒问题不
是太大,其中有一个人突然用闪光灯开始照相。本来神经就很紧张
了,再加上这一刺激。总之,在争胜负方面,我还是不成熟。

    输了本因坊战,创设名人战的热情就更加高涨。因为本因坊战
的挑战对局费一局才给六万日元,太少了,必须想点儿办法。决定
棋坛霸者的对局费是这样,其他的比赛就可想而知了。

    我马上又开始了和朝日报社的交涉。谁知道,在本因坊战的那
三个月里,朝日的气氛发生了很大变化。信夫专务已经辞职,马上
就要有了结果的事情撞上了暗礁。交涉又持续了将近半年,最后还
是没有结论,只好中断谈判。

    接下来开始与读卖报社商量。这次是笔名叫做覆面子、写作观
战记的山田虎吉先生出面负责和我交涉。山田先生是报社的干部,
据说对社长正力松太先生进行了顽强的说服工作。于是契约金两千
五百万日元的名人战诞生了。

    棋手中也不是没有反对设立名人战的。比如木谷老师,他主张
“名人的诞生不是人为的,我们应该等待名人自然而然地出现。”
我也认为他的主张很有见识,但是我主张,“如果名人称号只授予
像神一样全知全能的棋手的话,那么不但以后不会有,过去也没有
过这样的棋手。”就这样,我们俩的意见始终没有取得一致。

    有关名人战的规定和与读卖报社的契约在棋手总会上以七十比
四的绝对优势得到了承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6: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成为第一期名人

    第一期名人战是从1961年 1月开始的。参加的棋手有吴清源、
木谷实、藤泽朋斋、坂田荣男、高川格、岛村俊广、宫下秀洋、杉
内雅男、桥本宇太郎、桥本昌二、半田道玄等九段和岩田正男(后
改名达明)七段,还有我,共十三人。当时我是八段、最高位。按
照规定,循环战每人十二局,争得第一位便是名人。以后,每年循
环战的第一位就向名人挑战。

    根据读卖新闻和《棋道》杂志的预想投票结果,吴先生和坂田
先生最负众望。我得票很少,似乎要有一场激烈的角逐。

    决定我为优胜者,是在十九个月以后的1962年 8月。当时的情
况登载在各种书报杂志上。因为有些不属实的记载,这里做些订正。

    剩下了最后两局:藤泽秀行对桥本昌二,吴清源对坂田荣男。
如果我胜了,十胜二败,无疑是优胜者。如果输了,就与吴--坂
田一战的胜者同分,还要进行一场同分者决胜战。我很快输掉喝酒
去了。观战记上写着,当时我说,“坂田终于当上了名人。”但是
这并不属实,因为还有决胜战呢,我不可能说那样的话。

    吴--坂田一战,吴先生力挽劣势以和棋取胜。现在统一规定
贴子为五目半,但当时有四目半、五目、五目半等多种方式。名人
战的贴子是五目,这样就产生了和棋(执黑盘面胜五目)的可能性。
按照规定,和棋为白胜,但劣于一般意义上的取胜。这就给我带来
了运气。我是九胜三败,吴先生也是九胜三败。但他有一局是和棋
胜,处在我的下位。这样,不用决胜就决定了我的优胜。

    我对此事毫无所知,和几个相好的棋手在新宿喝酒。有人说我
是借酒浇愁,其实当时不论胜负我都不少喝,根本不是借酒浇愁。
报社找不到我便慌了手脚。记得那天我回家比较早。第二天的《读
卖新闻》做了如下记载。

    “在第一期名人战七十八局棋里,首次出现了和棋,并且是在
最后一局。这一意外的结果迫使有关人士赶紧寻找新名人。首先给
藤泽先生家里打电话,元子夫人担心地说,“他还没回来。”一一
寻找了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7日凌晨一点左右,元子夫
人终于打来了电话,说丈夫“刚刚到家”。有关人士才放下心来。

    回到家的新名人穿着裤衩,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听到就任名人
位的消息后,“真的吗?真对不起。秀行是个坏家伙,而且是日本
棋院负债最高的借钱大王....”不知道他想说什么,表达喜悦心情
的话说个没完,并且立刻就拿出来威士忌,和夫人开始庆祝。也许
是渐渐真实地领悟到了新名人的喜悦,他才连忙批上了衣服,鞠躬
行礼,“十分感谢!””

    报纸上登载这样的记事恐怕是头一次吧。虽然被称作“白捡的
名人”,但我还是很高兴,不但实现了父亲的梦想,债额也减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21

主题

4758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75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5 16: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对手

    第二期名人战,坂田先生理所当然似的成了挑战者。人们都说
我和坂田先生是好敌手或好对手,其实不是这样。确实,在名人战
等各种争夺头衔的棋战中,我和他常常碰在一起,展开激烈的角逐,
但是我从来没有认为我们是好对手。如前所述,我和坂田先生的出
发点不一样。我当院生的时候,坂田先生都快入段了。我入段的时
候,坂田先生已经四段。不论在报社的棋战上,还是在段位赛上,
和早我一步两步的坂田先生几乎没有对局的机会。真正对战是从1959
年最高位战开始的。与其说他是我的好对手,不如说他是我的目标
更贴切。

    我以为我的对手是从院生时代就开始与我竞争的山部郡郎君和
铃木圭三君。如果还有一个,那就是稍前于我的前辈「木尾」原武
雄先生。铃木君如果还活着的话,肯定是我终生的好敌手。山部君
和「木尾」原君虽然和头衔没有缘分,但那只是取胜的技术稍逊一
些,在围棋的才能上决不比我差。我能有他们这些好对手,真是我
一生的福气。

    再说和坂田先生的第二期名人战。被说成是好对手之间的激战,
实际上也确是棋逢对手。第一、第二局连败之后,从第三局开始三
连胜。但是第六局、第七局却输了,名人位卫冕没有成功。

    第六局,到了第一天封棋的时候,出现了令人兴奋的交手。封
棋就是轮到走棋的人把下一着棋写在棋谱上,封好,不让对手知道,
棋谱由主持人保管,第二天再开封的制度。和很多棋手一样,我也
不喜欢轮到封棋,担心是不是写错了,或者为一着臭棋睡不着觉,
这样就消耗了不该消耗的精力。第六局到了封棋的时间轮到坂田先
生走棋。我想,当然该坂田先生封棋,就松了一口气。就要到点了,
坂田先生突然走出一着棋!面对坂田先生的棋外之棋,我一下子乱
了步调。下面引用观战记者对这一场面的记叙:

    “本因坊(坂田又看了一眼表,冷不防捏起棋子,白52。名人
(藤泽)看到之后,脸一下儿涨得通红。可能是坂田先生想让对手
封棋的意图激怒了藤泽先生。名人也猛然抓起棋子,53。然而本因
坊又马上应了54。正当名人抱起胳膊说“真恼火儿”的时候,主持
人高桥七段宣布时间到了。因为并没有违反规则,所以本因坊自然
没有可以指责的地方。但是这如果是扰乱对手的作战方法,如此成
功的例子绝无仅有。(方冈子)”

    因棋外之棋而动摇当然不对,但我总以为应该在盘上堂堂正正
地竞争。因此,当时我确是有点儿吃惊。但是我输棋并不是因为这
个。包括精神方面,我比全盛时期的坂田先生确是稍逊一筹。当时
的坂田先生实在是厉害。接着,第三期名人战我又是挑战者,但是
只胜了一局。

    我觉得我真正厉害起来,是在五十岁以后。就是体力衰弱了的
现在,也能战胜1963、1964年的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2-5-18 11:28 , Processed in 0.56424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