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楼主: 文如玉

『围棋连载』 《逆战·李世石自传》

[复制链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孤岛围棋终见天日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父亲就带着我到处参加儿童比赛。父亲说,他带我大哥参加儿童比赛的时候非常不自信。父亲担心在孤岛上学棋的哥哥与在首尔学棋的孩子们相比实力不济。哥哥在儿童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后,父亲确信“哥哥能行”,于是就把大哥送到首尔的围棋道场学棋。

在我上小学之后,父亲带着我东奔西走,参加各种儿童围棋比赛。父亲一方面想要让小儿子多锻炼锻炼,以便能够走上职业围棋的道路,一方面也想检验以下我的实力到底如何。另外,父亲认为可以通过比赛,让我积累经验,对提高围棋实力有帮助。我也非常好奇,想把在孤岛上学到的本领使出来,和来自全国的同龄小朋友们比一比。

酸奶和香肠


来到城市参加围棋比赛,对于一个穷山沟里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要在外面待几天,食宿费开支都很大,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每当参加比赛的时候,父亲从来不吝惜钱,给我买我想吃的东西。我到现在也没有忘记在中国餐馆里吃的炒马面,味道好极了。如果到了超市,我就按照父亲所说的,想吃什么就挑什么。我最爱的是酸奶和做紫菜包饭用的香肠。回到宿舍以后,我就和闻香而来的大姐一起吃得肚子都快要撑破了。

父亲不光在吃的方面舍得花钱。每当到首尔参加比赛的时候,父亲还把我打扮得很帅气。过去,我们兄弟姐妹经常穿亲戚朋友们给的旧衣服。所以当我穿上一套新衣服的时候,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当我挑衣服的时候,父亲常常说要是有一件运动夹克就好了。父亲虽然这样说,但在商店里转一圈后,却不会给自己买上一件。最后,父亲还给我买了一个和我个子大小相当的玩具熊。

事实上,我每次出去参加比赛的费用支出,都是父亲借来的钱。如果参加比赛拿到奖金,父亲就会用它来偿还借债。大家看到我能够通过参加比赛挣钱,都啧啧称赞。如果不是父亲坚信我有围棋天赋,认为我将来能够走上围棋道路,想尽办法支持我的话,我在飞禽岛上早早培养起来的围棋兴趣也许早就寿终正寝了。

过去,我们家的农田种得好,每到秋收的时候,粮食堆满了仓库。但由于把孩子们都送到了外地读书、学棋,所以父母起早贪黑地种田,感觉非常吃力。由于孩子们在外地,父母年纪也大了,所以我们家的农田也越来越少。最后,父母把果园也卖掉了。虽然我们的年龄越来越大,家里的土地越来越少,但是父亲从来不会因为家境、劳累而面露难色,也从来没有因为钱的问题影响孩子们追逐梦想。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获得了儿童比赛乙组的冠军。二年级的时候,我获得了儿童比赛甲组的冠军。因此,父亲相信我一定能够在围棋道路上干出一番事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严厉的父亲

那时在我小学二年级参加ORION杯儿童围棋比赛时候发生的事情。父亲借债带我去参加比赛。在第一轮比赛中,我输了棋。当时,我没有尽自己的全力下棋,也没想任何办法去挽回败局,只想尽快结束比赛。就这样,比赛开始没有多久,我就败下阵来。由于我在其他比赛中已经获得了冠军,所以这次比赛自然也被人们看成是有实力夺冠的人选。但是,由于我漫不经心地下棋,在第一轮就吃了一个“漂亮”的大败仗。

在父亲看来,这的确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如果是因为实力不济输棋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所有明白人一看都知道,的确是因为我下棋不专心,只是一味的想尽快结束比赛,才最终输掉了这盘棋。以前下得不好的时候,父亲也揍过我。但这一次父亲打得很厉害,我是从头一直哭到尾。我也从来没看到父亲这么可怕的样子。

我非常喜欢吃巧克力派。在每次挨揍之前,父亲都会给我一个巧克力派。

“把这个吃了。就是要挨揍,该吃的东西还得吃。”

虽然我手里拿着巧克力派,但是一想到要挨揍,我还是很害怕的。我一项,反正肯定要挨这一顿揍,于是一边害怕的浑身发抖,一边把巧克力派吃掉。虽然我是一个小孩子,但我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这一顿揍。

“为什么这么不专心下棋?为什么不尽全力下棋?你想挨揍,那就成全你。”

虽然我被狠狠的揍了一顿,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

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三次是不会忘记的。有父亲打的,也有教练打的。虽然都很痛,但由于内心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所以我反而能够从中体会到他们对我的爱护。我确确实实地认识到那些事情不应该发生,挨揍的理由非常充分了。我知道,尽管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但做出这样的事情,挨揍也是在所难免的了。做错了事情,自然会在心里放很久都不会忘记,也很害怕。经过深刻反省之后,我反而觉得内心好受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淘气小棋手的客居生活

10岁的时候,我来到权甲龙围棋道场,开始了在首尔的生活。小小年纪的我离开父亲,来到他乡生活,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虽然有大哥在道场照顾,但我还是经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这里的生活。我是权甲龙围棋道场里离家最远的弟子。由于长期生活在孤岛上,所以对首尔的生活很陌生,适应起来比较困难。虽然也有同龄的伙伴,还有比我还小的弟弟们,但是由于实力差距比较大,所以和他们玩不到一起,更没有向他们学习的机会。

在哥哥姐姐们之间


在道场和我一起学习、下棋的人都是哥哥或者姐姐。在道场寄宿的孩子们中,年龄差距是1岁至4岁。有两个姐姐,一个大我8岁,一个大我10岁。在道场,几乎没有和我同岁的。只要是比我大的人,我都叫他们哥哥或者姐姐。

道场的生活总是从围棋开始,以围棋结束。我一天的生活安排是,早晨在道场旁边的宿舍吃饭后,就到道场学习;中午吃饭后,回到道场学习,然后是运动;晚饭后回到宿舍。不上学的时候,我从早晨到晚上一直待在道场里,与许多比我年纪大的哥哥和姐姐们下棋。

我当时的目标就是入段,成为职业棋手。至于学业,我想在入段以后去努力也来得及。但是,要想完成职业棋手的梦想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每年都会录用100多名裁判员,但是职业棋手的名额只有区区几个。要想成功入段,简直比上天摘星星还难。

当时,我10岁,读小学三年级。就这个年龄来说,应该是更喜欢在学校里和小朋友们一起玩,一起淘气。虽然道场里的哥哥和姐姐们都对我非常照顾,但是他们都比我年龄大,我必须狸猫地对待他们,说话也得注意分寸。当然,这并不能说明我是一个非常安静本分的孩子。在道场里,我经常说一些吓唬人的话,扑扑腾腾地到处乱跑。正是因为有了我这样一个天下难找的淘气鬼,所以他们也很生气。

如果棋下得不好的话,我就会到附近的电子游戏室去。自己一个人出去,还是比较害怕的,所以后来我就不再偷偷地跑出去了。

当时,“1945”之类的游戏非常流行。这是一款飞机发射炮弹,击落敌机的小游戏。第一次玩电子游戏,我感觉非常新奇。当时打一盘是100韩元。有时候一天会话费10000韩元。我没有同龄的小伙伴,所以到电子游戏室是围棋之外我的另一个兴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教练的教育方法是“不接触”(NO TOUCH)


虽然教练们知道我偷偷跑出去玩电子游戏的事情,但是始终没有当作问题提出来。事实上,道场对我的管理不严格。当然,这不是说道场不关心我。相反,他们认为我能够有实力自学,所以没有采取从头到尾手把手地教我学棋的方式。只是到了需要教的时候,他们才对我进行指导。特别是在进行复盘研究的时候,他们都会仔仔细细地告诉我,“这样下是不是更正确啊”。但是,就学习的方法来说,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应该这样做,或者应该那样做。

针对围棋的学习来说,并不是长时间地坐在那里就一定能够学好的。最重要的是要有效率。至于哪一种学习方法比较有效率,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应该有不同的选择。我非常清楚我是什么类型的人。我基本上是不听讲课的。由于我已经掌握了授课的内容,所以我的学习主要是以实战为主。

如果要我对教练进行评价的话,我认为,作为教练不应该用千篇一律的方法来教学生,而应该根据每一个人的类型、个性来进行教育。在掌握了每一位弟子的特性后,根据他们的特性使用相应的教学方法。

在道场的3年6个月时间里,我的状态也有一些起伏。一般来说,成绩不好,或者棋下得不理想的时候,才会有人来教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绝对坚持与教练“不接触”。

当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这样。应该管教的弟子,就应该彻底地管教。但是如果越是抓得紧越得不到好效果的话,就应该给他们自由,让他们自己去领会、解决问题。这不是说不应该给予足够的关心。恰恰相反,如果要关心的话,就应该寻找到特别合适的方法来教育弟子。现在回过头来说,我一直认为我的运气非常好,遇到了好教练。

10岁来到权甲龙围棋道场,11岁,我成为了韩国棋院的研究生。除了远离父亲,没有朋友之外,其实那段时间我过得非常有意思。无论是教练,还是一起学棋的哥哥姐姐们,他们都对我非常照顾。再加上还有大哥的爱护,我也没吃多少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入段失败


1994年的入段比赛非常激烈。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研究生之间的竞争都非常激烈,入段就像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每到举行入段比赛的时候,研究生们个个都感觉到非常紧张。这一次,我距离赢得这一激烈竞争,成为职业棋手只有最后两盘棋了。其中的一盘相对比较容易,但另一盘的成败是关系到我能否突破入段最后关头的关键。

非常遗憾的是,在最后关头我没有能够坚持住,最终以半目惜败。如果是实力有明显差距的话,我也许会承认“自己还有不足”之类,但是最终半目抱憾,让我当天晚上很久都没办法入眠。

经历一年的摩拳擦掌、卧薪尝胆的修炼之后,我终于在1995年13岁的时候成功入段。曹薰铉九段是9岁入段,创造了最年轻的入段记录。但在当时来说,围棋的整体水平都非常低。曹薰铉九段虽然是在韩国入段,成为职业起手,但到日本留学之后,他却重新开始了日本棋院研究生的生活,并且在日本重新入段,成为职业棋手。李昌镐12岁入段。

不管怎么说,也不恩那个认定早入段就能够在将来成就一番大事。事实上,最重要的事情是入段以后的事情。


入段和停顿时间

在12岁的时候,我以半目之差跌倒在入段的门槛前。13岁的时候,我终于实现了成为职业棋手的梦想。

我入段的最后一个对手是韩文德业余7段。韩文德7段虽然没有能够走上职业围棋道路,但是后来,他也是业余围棋界的强者。他和我来自同一个围棋道场,比我大3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比世界棋战决赛更可怕的入段决定局比赛


对于我来说,这一盘棋的胜负能够决定我能否成为职业棋手。在1994年入段决定战的最后一盘棋中,我以半目之差失利,非常遗憾地与职业棋手梦想擦肩而过。一想到这些,我也不能够说完全没有负担。现在回过头来看,最后入段决定局的可怕程度好像还要超过世界棋战决赛最后一局。因为那是入段以后很遥远的事情。棋战决赛可以说是经历的差异,但是入段与否是“身份”、“名誉”和“地位”的差距。

相反,对于韩文德7段来说,这一盘的胜负也许没有什么巨大的意义。因为即便是赢棋,他也不可能入段。当然,围棋比赛中是没有必输无疑的对局的。但是,棋手之间赢棋的动机和胜负欲望是不同的。我有很明显的赢棋动机和渴望,那是因为只有赢棋,才能够实现成为职业棋手的梦想。对于韩文德7段来说,这盘棋即便赢棋,也不会得到特别的奖赏。再加上我是他的同门师弟,年龄比他小,所以和我对弈的时候,他无法产生强烈的胜负欲望。在比赛进行的前几天,他开玩笑地对我说:“这盘棋我也必须赢啊。”

入段决定战最后一句的比赛至进行了30分钟,我获得了胜利,也实现了梦想。正常来说,本来是两个小时的比赛,却只进行了30分钟,结束如此之快,超乎想像。这可能是因为双方心理存在一定的落差,最终决定了胜负的走向。正式得益于此,我在入段决定战最后一句比赛中赢得比较轻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之前的那一局比赛应该是入段的决定战。我能够赢下来真的是感激不尽。

成功入段后,我感觉到拥有了一切,气势更是一飞冲天。在宣布我成功入段之后,我的兴奋之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准确地说,与兴奋相比,我感觉是糊里糊涂,头昏脑胀的。都好几天过去了,我才慢慢适应这种角色的改变,确确实实地感受到“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职业棋手”。

在下入段决定战最后一局之前,以父亲为首的家里所有人都比我紧张。虽然我也感觉到这比拿世界冠军还要让人激动不已,有巨大的紧张感和压迫感,但是我转念一项,我还年轻,今后还有很多机会。一想到这里,我反而觉得心里舒服多了。相反,家里的所有人都为我担心,着急上火。入段成功后给家里打电话时,父亲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话。

“哎哟,现在啊……”

那一声安慰的叹息通过电话线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感觉父亲仿佛就在自己的身边。我也明显地感觉到他比下棋的我还紧张,比成功入段的我还高兴。

但是,高兴是暂时的。因为我入段后没有过几天,我客居他乡最大依靠——我的大哥参军入伍了。虽然我已经入段,但小小年纪的我还需要有人照顾。当时,姐姐也在首尔,会经常来看我,但是她毕竟不能够像大哥那样来照顾我。哥哥是职业棋手,他能够理解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姐姐和哥哥是有所不同的。由于突然失去了生活的依靠,所以成为职业棋手后,我还很难把精力集中到围棋上来。

入段后的第一盘职业对局的对手是目前韩国棋手中年龄最大的崔彰元六段。崔彰元六段看到对手是13岁的小孩子,提不起精神,也许是不想欺负小孩子,下棋时就没有和我动真格的。

下棋的时候,他的神情似乎在说:“来啊,小家伙,让我看看你的实力有多高。”

由于是职业生涯第一盘正是对局,所以我百感交集,布局阶段非常慎重。比赛意外地顺利,我也赢得了成为职业棋手后的第一场职业比赛。但在之后的第二轮比赛中,我就品尝到了失利的滋味。

入段后的第一年,我的战绩是7胜7负,胜率50%。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很差的成绩。因为对于一个13岁的孩子来说,能够在比较不熟悉的职业比赛中取得50%的胜率,绝对不是一个很差的成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欲望消失 停滞不前


入段以后,我又在道场学了一年棋。但这一年的感觉和以前有所不同。当时,在所有的同门师兄弟中,入段年龄最小的就是我。这也给大家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和负担。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成为职业棋手,其他很多人还没有成功。因此,他们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把握当作一个可爱的小淘气鬼。

非常幸运的是在我入段几个月后,金江根业余6段和权五敏业余5段成功入段,让我减轻了一些压力。但是,我稳定的生活再也不复存在了。如果大哥在的话,一旦我出现反常的时候,他会在身边帮助我。但现在没有哥哥这样的人照顾我了。父亲远在孤岛上,不了解我生活的详细情况。在首尔的姐姐不是职业棋手,也很难理解我的生活状况。我真正成为了一座无人认领的空山。

入段前,我在道场过得非常轻松自在,学习也非常用功。但是,入段以后,我反而玩起来了。我又是去游戏室,又是去漫画房,整天虚度光阴。对于一个远离家庭,有只有13岁的小小年纪的我来说,根本谈不上能够把自己照顾得好。与成为职业棋手之前相比,成为职业棋手之后更应该用功学棋猜对。但是我一时的确难以适应角色和环境的变化。14岁、15岁、16岁的年龄,我感觉自己的实力原地踏步,停滞不前。现在想一想,我真辜负了那一段美好的时光,有些遗憾,也很后悔。

当时,我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总是感觉很紧张。入段以后,我的保护伞——大哥到了部队,加上生活环境的改变和身份地位的变化,我的紧张绝对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另外,还要连续参加正式比赛,内心的压力越来越大。我几乎都快要得失语症,甚至一个星期都不说话。随着时间的退役,我开始慢慢地打开话匣子,状态才慢慢地好起来。但是,我好像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最佳状态了。从那时候期,我再也不可能成为话痨了。就拿现在来说,我多说话就会感觉到很费力气。

入段后的第二年,我的成绩依然没有起色。好像是到了15岁的时候,我的成绩才好起来。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的好成绩并没有按照直线上升的趋势发展,只是那么以闪光就停止了。

入段前,我每天的日程安排是宿舍和道场两点一线。周围接触的人都是在道场学棋的哥哥姐姐们。我连和同龄小朋友一起说话的机会也不多。由于我入段年龄较小,所以围棋界也没有能够处得来的朋友。

我还经常去东大门去玩。在那里,有同龄的小朋友,可以一起说话,也可以融入到他们中间一起做游戏。虽然他们是“一起玩的朋友”,但是他们都非常率真,感觉非常有意思。我们是同龄人,自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繁文缛节,更不用看脸色行事。不分陌生人和熟人,他们都能接纳,一起玩得特别好。上中学一、二年纪的时候,有些朋友不会下围棋。他们听说我是职业棋手,都感觉很好奇。

我们年龄都很小,没有喝过酒,也没有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可劲儿地花。我们就坐在那里,谈天说地,一起吃炒年糕,到游戏室打游戏,或者是去打台球。其实对于我来说,玩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能够和同龄朋友一起玩得来,玩得尽兴,感觉就非常好。在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生活的那几年里,我也会见同龄伙伴,和他们一起玩得不亦乐乎。我非常享受这样的状态,很有意思。

我还有一种比较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我的生活与他人不一样。虽然和朋友们处得非常好,但是我们之间好像沟通起来比较困难。那是因为大家的情况不一样。不管成绩好或者是不好,他们都是在学校读书的学生,要为测试、入学考试担惊受怕。他们的世界的确与我熟悉的环境完全不同。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感觉似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虽然朋友们对于我能够成为职业棋手感到非常好奇,但是能够引起他们理解和共鸣的部分非常有限。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论是去学校,还是要回家里,只要我看到朋友们起身离开的时候,总有一种被疏远、被冷落的感觉。我也非常清楚地意识到,除了围棋道路之外,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选择了。因此,我们之间也难以发展成更铁的哥们儿关系。到目前为止,当时在东大门一起玩耍的朋友中,只有一个还和我有联系。

那一段时间的生活对于我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我认识了很多人,也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说到底这是自己的私生活。作为职业棋手,也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去消磨。如果好好钻研围棋,就能够早点儿取得好成绩。但如果对围棋没兴趣,转而埋头专攻学业的话,两者可能都不会做得好。好在那个时候,我还能够把握住自己。

我也曾经感慨过,即便不去学校读书,不再下围棋,选择其他的爱好的话,回事什么样的一种情形呢?近来,我经常出国到中国,忙于处理各种事情。由于语言不通,困难也就非常多。我在想,当初对于围棋,或者学业不怎么上心的时候,如果能够在学外语上多下功夫的话,也许今天会对我有很大的帮主。除了外语之外,如果能够对其他领域的专业有所涉猎的话,对于棋力的提高和状态的稳定也会有很大的帮主作用。

下围棋是非常费脑筋的事情。当然,其他领域的学习也同样要动脑筋。如果能够对大脑的各个部位进行刺激,对于自己的个人发展当然是会有很大的帮助。在围棋下得不好的时候,学习以下其他领域的只是,非常有利于心情的转换。这也就是说,休息或者玩并不是能够让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的有效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去世,我一心求胜

16岁,上中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从只有名字在册的学校自动退学。从10岁的时候开始,我就在为要不要继续到学校上学而苦难。小学阶段,只要努力学习,再加上姐姐的帮助,还能够跟上。因为姐姐是大学生,她帮助我绝对是小菜一碟。

其实,如果我还想继续到学校读书的话,我能够转学到首尔。虽然不一定非得学业有成,但是对于是否必须继续上学的事情还是让我苦恼了很久。

最终没有完成父亲的心愿


父亲并不想让我一定要继续到学校上学。一般来说,父母都会让孩子拿到结业证书,至少会劝说孩子,不让退学。但是,父亲比较现实一些,更多地是为我的围棋之路的明天着想。和普通人一样,父亲也认为我小小年纪入段,将来一定会在围棋事业上有所建树。如果围棋与学业同时并进的话,两者也许不能够兼顾好。

我本人也没有信心,能够完全处理好围棋与学业的事情。就在我对围棋也不是完全上心的时候,我已经对完成好学校的学业很不自信。如果真的是想围棋与学业兼顾的话,那真得下定决心,付出百倍的努力。

身为棋院研究生的时候,我会抽空做一些基础性的作业。但是,自小学五年级开始,尤其是入段前后的那一段时间里,我已经感觉到如果不下围棋的话,我什么也做不了。就这样,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我的功课就比同龄的孩子落下了很多。如果有重拾学业的想法的话,我完全可以赶上他们。但是,问题是我的意志没有那么坚定。更为重要的是,我也没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够把学业努力到什么程度。我一想到“两者兼顾的话,一定会很辛苦”,就在内心深处打退堂鼓了。

退学的那一年,我的父亲去世了。父亲的去世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痛苦的心情让我难以平复。父亲的理想是当老师。他最终却放弃自己的理想,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培养子女身上。父亲常把“一定要看到小儿子夺取棋战冠军”的话挂在嘴边。我深深地为没有能够让父亲看到夺冠的欢庆的场景,就这样闭上双眼撒手人寰而感到特别内疚。即使无法夺取棋战冠军,就是能够尽全力取得好的成绩,也应该让父亲生前能够高兴以下。我的内心世界完全被这样的悔意填满了,这悔意甚至都深入到骨髓里了。

父亲去世的时候,也是我的日子最难过的时候。每当别人问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尊敬的人的时候,我永远都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父亲。父亲是我的第一任围棋老师。不但是围棋方面,父亲还是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人。特别是在性格方面,我们非常相似。虽然人人都会因为父母的离去而遭受巨大的打击,但是父亲去世对我的打击远远超过了我的想像。由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摆脱父亲去世带来的打击和影响,我的成绩也一直不太好。

自1999年开始,我才慢慢地从父亲去世的打击和影响中走出来,棋也下得顺了,成绩也逐渐好起来。虽然没有特别的好成绩,但我内心里非常清楚,我的成绩一天天在提高。自2000年开始,我开始出成绩了。知道那时候我才确定,我重新找回了自信心。

下围棋的时候,我时时刻刻都在告诫自己一定要竭尽全力。但是,我还缺乏那种不赢棋誓不罢休的杀气。父亲去世后,我才慢慢开始培养这种非赢不可的杀气。

“我为什么现在才这样啊。如果父亲健在的时候能够有成绩,应该多好啊。”

就是带着这种后悔和内疚,我的胜负欲望和杀气也逐渐提升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职业生涯第一个冠军


自2000年开始,我的成绩渐渐有了起色。到了2000年末,我的好成绩终于为我赢来了职业生涯第一个冠军。在巴卡斯杯天元战决赛中,我战胜柳才馨九段,获得冠军。10天后,我又获得了倍达王战冠军(目前已经停办)。

虽然巴卡斯杯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但给我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倍达王战冠军,并且我对它十分偏爱。倍达王战的决赛对手是称霸围棋棋坛、李昌镐九段的竞争对手、有“世界第一攻击手”之称的刘昌赫九段。事实上,当时的棋局对我非常不利。也许就是因为形势太坏,我完全放下了心理包袱,认为自己今后还有的是机会,所以恢复了平静的下棋心态。正式由于心理状态及时作了调整,所以我的好运气也随之而来。在形势非常有利的情况下,刘昌赫九段本来有很多次机会结束比赛。但是错过多次制胜一击的机会后,棋盘上的局势发生了逆转。说句实在话,如果没有刘昌赫九段的失误,我是绝对不可能赢得这个冠军的。

虽然运气好是不容置疑的,但是这与10天前获得职业生涯第一个冠军相比,成就感是没有办法比较的。我想我也许真的能够在黑白世界里有所建树。

“如果父亲还健在的话,那该多好啊。”每当想到这里,我都有一种内疚感。

相隔十天获得两项冠军,我也成为了舆论媒体集中报道的焦点。但是,于成为明星带来的压力和负担相比,我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我是运气好才夺冠,还有很多方面存在不足,但是由于取得的突出的成绩和逐渐提升的实力,我开始被人们所注目。我很喜欢这种状态。对于职业棋手来说,最大的目标就是取得好成绩,能够夺取冠军。一旦打成目标之后,随之而来的好心情也变成了一种负担。

虽然这样备受关注,活动的空间和范围也扩大了,但是我觉得在围棋界还是难以和其他人相处。我的社交能力不强,并且同一时期入段的棋手的年龄也比我大,所以我和他们都有一种疏远的感觉。也许是这个原因,在入段后的几年时间里,我到处乱跑。与朋友见面的情景也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936

主题

42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324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15: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单间居住时养成的乐天派

在我继承父亲的诸多优点中,乐天派性格就是其中之一。父亲一方面要干农活,一方面还要养育我们兄弟姐妹5人,非常辛苦。但是,父亲从来都是一种乐天派的性格,也从未曾向我们述过苦。

父亲一边要拼命在农田里干活,一边要还借来的债,并且对我们都有信心,非常支持我们,想学什么就学什么。

在送我去首尔学棋的时候,父亲就大声地说:“好好下棋。我们的小儿子将来肯定会比李昌镐还要成功。”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自信,说得那么大声给周围的人听。把乳臭未干的小儿子送到首尔,父亲的心里一定非常担心。但为了孩子的将来,父亲把内心的担忧隐藏起来,极力假装不担心。

半地下室感觉挺好的

无论是在飞禽岛的儿童时代,还是道场生活时期,以及入段后的几年时间,从经济状况来说,那是我人生经历的最难熬、最困难的时期。虽然我成功入段,但是我没有一个适合居住的场所。再加上还要去道场学习,所以我就在姐姐的房间里生活。职业围棋界的生活不太好适应,生活不安定,再加上入段之后的成绩不太好,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1997年,我和大姐、二姐一起生活。居住条件不是很好,是半地下室的单间房。在这样狭小的房间里,姐弟三人一起居住,比较困难,也不是很方便。在往这狭窄的地下室搬家的时候,我连蹦带跳,高兴极了,颇有些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样子。尽管这是我们姐弟共同居住的宿舍,但对于我来说能够拥有这样一个自我的空间,当然深感心理舒坦。一搬进潮湿阴暗的半地下室,我就高兴得蹦了起来。姐姐们看到我这么高兴,有些吃惊,非常满意地笑了。

由于我们找的是便宜房,所以宿舍的地理位置并不是很理想。我宿舍的周围也没有像样的便利设施。放眼望去,胡同里连游戏室这样的地方也找不到。有一天,我在胡同里到处溜达,非常幸运地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游戏室。我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飞一般地回到家里,拉着姐姐的手一起去游戏室。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姐姐这么漫不经心地说,我却感觉像是在撒哈拉沙漠里找到绿洲一样,可以一解我心中的饥渴。两个月后,姐姐给了我一台电脑。当时的喜悦心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回过头来看,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却让我非常高兴,非常感动。如果没有这种能够为一点点小事就高兴得不亦乐乎的乐天派性格的话,那么艰难的岁月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度过。非常庆幸的是我那时候年纪还小,还不懂事,也不知道生活的艰难。如果当时我是十好几岁的年纪,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形呢?试想一想,在一间半地下室的房间里挤着姐弟三人,说不定会患上忧郁症的。

幸运的是到了1998年末,我们就找到了两个房间,把家也搬了过去。能够搬到宽敞的地方居住,离开潮湿阴暗的半地下室,我内心里别提有多么激动了。即使后来买了公寓居住,我再也无法找回像那时一样幸福、快乐的感觉了。从半地下室搬到公寓居住的那段时期是我人生中最为困难的时候,但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GMT+8, 2021-10-20 15:55 , Processed in 0.14118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