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帮棋友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围棋
查看: 290|回复: 0

湖北省围棋协会秘书长李喆六段专访(1)

[复制链接]

2177

主题

2583

帖子

823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231
发表于 2024-7-10 00: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挺怀念当年在一线上下棋的状态
教书,做研究,写书 ,是我自己最比较理想的生活方式

——湖北省围棋协会秘书长李喆六段专访(1)
□ 围棋报钱国柱
13d26c34d5d4fe5bd0bdc86c192e09d4.jpg
围棋报记者采访李喆老师现场图片

6月21日,2024年湖北省第一期围棋裁判员培训班在武汉大学卓尔体育馆圆满结束。

“珞珈之山,东湖之水,山高水长,流风甚美。”董必武的一首诗,道出了武大独特的美。文渗于景,景彰于文。武大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春有花开灿烂,夏有楼映日光,秋有金黄遍地,冬有雪满山河。

db7c1c7e03c28f5a5fc1cd0065275537.jpg
武汉大学

开班期间,《围棋报》在武大校园内专访武汉大学副教授、职业围棋全国冠军、国际级运动健将、湖北省围棋协会秘书长李喆六段。

李喆, 1989年1月31日出生于湖北武汉,祖籍湖北麻城。职业围棋全国冠军,武汉大学副教授,国际级运动健将,湖北省围棋协会秘书长。8岁学棋,11岁职业初段,13岁开始征战围甲。曾获龙星战、新人王赛、智运会等国内职业赛事冠军,围甲联赛MVP,LG杯、新奥杯、世界智运会等世界大赛四强,职业等级分曾排名全国前三。

北京大学本硕毕业,《中英围棋术语辞典》执行主编,编著《围棋学导论》等著作,多篇研究论文发表于《读书》等期刊,研究内容涉及围棋价值论、小棋盘最优解、围棋与人工智能、围棋技术发展史等领域。
8df03686930af32d836850df5b5cfaf2.jpg
资料图片:2011年,李喆在围甲比赛中

本次采访,李喆老师胸襟坦荡,侃侃而谈,听者如沐春风,受益良多。

因全文较长,本次采访共分五个部分发表。

以下是第一部分——

挺怀念当年在一线上下棋的状态
教书,做研究,写书——是我自己最比较理想的生活方式

《围棋报》:您从一名国手到大学生,到大学教授,再到协会的秘书长,角色一直在不停的变化。您觉得在不同时期的不同角色,您得到了哪些成长,有哪些不同的追求和理想?

李喆:是的,人生的角色始终处于不断演变之中。自幼我便投身于围棋的学习,并顺利步入职业领域。随后,我进一步深造,步入大学殿堂,并在此后成为大学教师,同时亦参与了一些协会的工作。这一系列的经历始终与我对围棋的深刻认识紧密相连——从最初的学习探索,到逐步形成独特的思考和新的观念,它们之间互为关联,相得益彰。

我认为,我选择的这些事业都与围棋密切相关,并且与我对围棋的深刻思考密不可分。与此同时,身份的转变也伴随着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在过去下棋的时光里,生活较为单一,主要聚焦于棋艺的提升和个人状态的优化,这几乎占据了我工作的全部内容。然而,随着我进入大学并兼任协会工作,需要处理的事务变得更为繁杂,耗费的精力也相应增加。尽管如此,我仍时常怀念过去在棋盘上挥斥方遒的日子。挺怀念当年在一线上下棋的这样的一个状态。
38c086cf0baf181fd62b9a16be841271.jpg
资料图片:2006年2月11日,第13届“围棋周报杯”中国围棋新人王战在上海五星上将酒店落下了帷幕,李喆以2比1击败王垚,夺取了“新人王”头衔,这次冠军也是李喆取得的第一个冠军头衔。

在个人的职业经历中,我尤为珍视过去作为职业棋手的身份。这份怀念源于在一线对弈时,所体验到的纯粹投入感,它给予了我极大的满足。尽管面临巨大的压力,但我对于胜负的执着并非如他人般强烈。对于竞技项目,我固然追求胜利,但胜利带来的荣耀与失败带来的挫败,对我而言,并未构成过于沉重的心理负担。这种心理状态使我在赢得棋局时,不会过分自满;在失利时,亦能泰然处之。这可能与每位棋手的性格特质有所不同,我热爱围棋,但并未将胜负视为衡量自我价值的唯一标准。

随后,我选择了继续深造,进入大学学习,这对我而言是一次极为宝贵的经历。在大学期间,我基本上放弃了专业训练,仅偶尔参与比赛。然而,我与通过高考进入大学的学生一样,接受着相同的教育要求,努力完成学业。我很高兴地发现,在此过程中,我并未落后于他人,反而从中获得了不少信心。
672ff857eef6e6b49c41b84fc63377e9.jpg
资料图片:2011年12月21日,第三届“钻石杯”全国围棋龙星战决赛第2局在中国棋院四楼电视直播对局室进行,之前先胜一局的李喆六段执白鏖战182手,中盘战胜王昊洋六段,直落两盘夺得冠军。

我十多岁的时候就选进了国家队,当时家里有很大的争议——就是说应该上学还是下棋,我小时候的学习成绩也算是很好,结果选择了去下棋的职业道路。但后来去国家队呆了十年之后,去到大学里发现还能够跟得上学业,甚至在一些主修课程中取得很好的成绩。比如在哲学课的一次读书报告中,拿到了全年级唯一的满分。我记得当时做的是关于柏拉图《斐多篇》的一篇报告,这个满分当时给我的印象或许要超过小时候第一次拿围棋的全国冠军。包括在知识论等课程上,也得到了一些预期之外的认同。主要是当时的老师们并不知道我是棋手,在学业上能得到这些老师的认可,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觉得经过学术训练之后,我是可以去做学术研究的。当然北大的学业压力是比较大,不像其它高校对运动员有许多学业上的照顾,棋手们也都知道这一点,后来就很少有职业棋手选择去北大了,但那里比较严格的学术训练倒是正符合我的需求。

我从北京大学毕业之后,又来到武汉大学执教,也是希望能够把学术研究继续做下去,能够把围棋和学术研究结合起来。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自己比较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我在武大教一些课——我现在课还是比较多的,每周有6个班的课,一个学期就是200多个学生,一年就有400多个学生,如果教10年就有4000多个学生,能够从我这里学到了解到一些围棋的知识。我在围棋的课上讲的内容,是尽可能的兼顾到没有基础的和小时候学过棋的。当然它有一个比例,没有基础的是大多数,学过的最高到业5、业6的也都有。但是我希望我的课堂上讲的是他们都能够有新的收获,这是我设计课程的一个原则。即便是讲入门的内容,也会把我的一些知识体系加入进去,这个体系可能是他们以前小时候学棋没有学过的。然后也会讲一些跟AI有关的,一些跟哲学相关的内容,包括之前讲到的围棋的历史,价值演变等。对我个人来说在学校里教书,然后做研究,写书,是我自己最比较理想的生活方式。
e320a5909e56bc7d694fb83067550d3a.jpg
资料图片 2020年9月26日, 秋高气爽,金桂飘香。李喆六段莅临珞珈山,指导即将代表武汉大学出征全国高校教职工围棋邀请赛的主力选手。

如果有时间能跟朋友一起出去转转…………最好是每天能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用于阅读,这个是我自己最理想的状态——但是现在确实是有点忙不过来。接了协会的工作,源于我对围棋的深厚情感与责任感;我深感围棋赋予我诸多,因此我亦期望能回馈其中,尽我所能为协会贡献一份力量。在接触协会的事务工作之后,发现确实是有很多工作要做。所以现在也是一个阶段,希望能够把事情做好之后,将来能够回归到我理想的生活状态,拥有更多时间用于阅读和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徽帮棋友会 ( 苏ICP备2022041640号-1

GMT+8, 2024-7-23 11:38 , Processed in 0.25422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